武学的谎言 被神话了的推手与站桩等等

作者:张方 文章来源:八卦掌研究会

改革原本是好事,是仅次于革命、能够推动社会发展的新动力,可是一落到实处,往往被利益集团所利用。比如提拔年轻干部,是为了给政治肌体输入新鲜血液,促进其新陈代谢。可是有一位新领导一到任,就提出要提拔四十岁以下的年轻干部,似乎四十岁以上的大批业务骨干和专家学者都该杀,这种看似机械、教条的荒谬思路,其实隐藏着一个很深的个人目的,他首先要除去对自己权力的监督和制约的力量,然后再营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利益团体。于是,由于这些权力阶层的肆意枉为,各种所谓的“改革”措施,在人们的眼里就变成了谎言与欺骗。武学也是如此。“武侠小说是成年人的童话”,看过《射雕英雄传》,谁都想拥有“降龙十八掌”那样的功夫,别着急,马上就有人给你编造了出来,传承表也编的有鼻子有眼的,还发广告招生。想学?没问题,拿钱来!真是中华武林的奇耻大辱!其实,武学一直是神话与谎言共存、真功与“腥话”难分。
一、推手的神话
推手,本来就是一种使用力量的技巧,这种技巧达到巅峰,确实可以四两拨千斤。但是,他的前题条件是:较技双方必须要搭手。可是,真正的性命相搏,或是无规则的技击竞赛,没有人会跟你搭手,因此,太极拳推手原本就是门内师徒之间、师兄弟之间的一种游戏,利用杠杆原理破坏对方的平衡,培养自身的感应能力,原本就与一击必杀的技击功夫不贴边儿。
可是,有的人为了把太极拳做大,在自己也没见过真正的太极拳功夫的情况下,就把推手说的神乎其神。今摘录几段,奇文共赏之:“跟(吴)鉴泉大师学艺,双方四手相接,对方的五脏六腑在腹内翻腾,大喊:‘老师放手,受不了了。’”这哪是推手,是在上电刑!“青年杨禹廷从上往下双手轻轻顺褥垫往下捋,令他吃惊的是,鉴泉大师身体浮悬起来”,谁听了都得吃惊!“这位买家扶筐而入劲,王老师在瞬间松空后看他一眼,此人被飞身发放至门外跌于街上”,这说的是王茂斋先师,眼睛都能发出凌空劲!“有一次掌按上他左胸,老爷子看看我,吃吃一笑,我已被发出四五米之外。”这说的是吴图南先生,连笑声都是凌空劲。我有一个计划,等年纪大了,干不动电视传媒,我一定要去写小说,开创神仙武侠派,因此现在就留心收集这一类的素材。
其实,吴图南先生对“凌空劲”有诠释:“生物电是个实用的东西,是微波,碰到阻力就回来。我们本身的电在细胞里,经过相当时间的锻炼,使骨骼、关节、肌肉电离子、生物电能传到外面,原来没有科学名词,定名‘凌空’。”凌空劲在应用时的局现性很大:“是双方刹那间劲?气?神的组合,应用是要条件的,抓住时机,在一瞬间用神拿打对方,方能奏效,若你给瞎子使凌空劲就没用。”
都说杨班侯能打,他哪一次是推手打的人?跟那位号称有“千斤力”的刘先生比武时,用的是“搬拦捶”截击。杨露禅仙逝时,他想封住王兰亭,师兄弟是用乱采花(散手)较技,杨班侯还是一个搬拦捶,王兰亭知道接不住,忙退步闪开。推手是特定的文明游戏规则下的产物,而真正的比武和自由搏击是没有特定规则的。
二、神化了的站桩
站桩是习武的基础,是人体能量的聚集,王芗斋先生因为曾到少林寺学习过“立禅法”,将意念的应用和心理暗示融入桩法,使身体产生了一触即发的功效,按王先生自己的说法:“使全体成为一大弹簧。”但弹簧如无人来撞,仍是发挥不出作用的,因此王芗斋早年与人较技,多是后发制人,先以鹤拳之勾挂手化劲的同时抖发,屡试不爽。后来,王芗斋和赵道新等先贤发现此种打法有较大缺陷,因此又研究如何在运动中发力,后代意拳的传人借鉴了拳击的步法和连续发力组合进攻的方法,王芗斋本人在晚年又总结研究出“意拳之断手共五式二十一法”。具体的搏击招式非常细腻。由此看来,站桩只是训练体能的一种方法,不能替代技击。武学绝不是一站了之那么简单。
虽然,王芗斋先生有过明示:“意拳有两个原则,第一不动手,第二则不休,不将对方置于死地不罢休”,但这后发制人也有很大的局限性,如果遇到太极高手怎么办?太极拳可是从不先动手的,这架还怎么打;再则如果遇见八卦高手怎么办?他专往你身后钻,如果你还不先动手,他肯定会打你的后脑和后心,那可是要害。听说,当年王芗斋与刘凤春和杨少侯交往甚密,不知是否有过切磋,王先生与这二位名家用的又是怎样的打法。
但站桩确对养生有好处,尤其是本门的太极桩,是内丹大江西派的住法修炼,是迄今为止,面世的最完整的丹道功法。我门下弟子姜丰原患多发性神经炎,花去数万医药费而治疗无效,2003年随我习太极桩仅数月时间即痊愈。2004年姜丰在《武林》第八期上撰文记录自己学功夫治病的真实过程,不想有人以为借太极桩的名头可以敛财,于是刊登广告“函授”、“面授”,收费虽不高,但影响很不好,有辱太极桩作为功法丹道的声誉。我在2005年的《武林》第九期上发表文章披露了太极桩的丹法渊源和行功原理,在此我再次说明了太极桩功夫的要点,并澄清一些谬误。
1.太极桩只能练出阴劲,此劲可治病,我曾用四十多天的时间既治愈了张旭琳的“瘰疠”,也可以用于技击,只是轻轻拍击,或用掸手。太极桩不能发劲,像什么“崩劲、惊劲、撞劲”等等劲儿都不是太极桩能练出来的,更不能“功成发放敌人于举手之间。”太极桩一旦练出了能伤人的阴劲,就必须练习第二部(第二层)抽添动功,才能避免阴劲伤及修炼者的五脏六腑,这正是太极桩作为功法内丹的独特之处。
2.太极桩是道家功夫,丹道讲究九层练心;而佛家修炼才讲究大乘小乘、或三乘九乘等,连这起码的常识也不懂,就敢冒充丹道功法!我于1992年时在黄山偶与上海的陈先生结缘,知道了大江西派的住法修炼也有筑基、抽添和温养三层功夫。后来拜入刘常春先生的门下,才明白功法修炼的第一层功夫又叫“太极桩”。
3.我门下的弟子只会太极桩的第一层功夫,而且多痴迷于此,不愿再学第二、第三层的功法修炼,因此,目前除了我本人,没有人会这二层功夫(台湾的和上海的传人除外)。有的人根据家师刘常春的《武派太极拳》一书中的太极桩图像盗法,其实有害无益,丹道之学关键在于心法,太极桩的心法你懂吗?
再说几句关于站桩的技击功能,站桩不配合拳法训练是不能发挥作用的。王芗斋之所以能打人,是因为他练过几十年的形意拳,还学过鹤拳、心拳、八卦和太极,且一直常年抖大杆子。卜恩富、姚宗勋和赵道新能打人,是因为他们受过拳击训练且学过形意、八卦和摔跤。
三、说谎者戒
你说你的功夫“挨上死,碰上飞”,那么你为什么没登上“散打王”的擂台。退而求其次,参加一下“武林风”的百姓比武也行,总比“窝里横”要体面一点。你说你的功法能治病,找出有名有姓经得起核实的病例来。过去有野心家认为:谎话说上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但是,如果这个真理再变成谬误,就会遗臭万年!山西有人为了争武林的风头,千方百计地证明李洛能没跟戴家父子学过拳,可是后来发现了戴家神轴、李祯的石碑,甚至报刊上登出了戴二闾的照片。于是精心编造的戴家父子的生卒年表,及戴家拳法的传承谱就都露了馅儿,那看似天衣无缝的谎言变得既可气又可笑了。
今天,我们这个讲究仁义道德和忠厚操守的民族不知被什么东西带进了一个不讲诚信、不究是非的时代,从大街小巷到报刊、电视和互联网,到处是谎言,骗局正在大大方方地登上大雅之堂。似乎天道轮回,要给我们中国人上一课,还是把谎言收起来,用良知来荡涤我们的灵魂吧。

发表评论

图片 表情